你可以吻我吗

Cool wind in my hair

【informal essay】

最近莫名低落,情绪太消极,动不动脑内就浮现“死”。

今天爸爸让我拿着东西,一个手拿满了,然后另一只手拿着我自己的包和手机,下楼后,我看到办公室有明天的早餐,跟爸爸说这个应该拿回去,他拿起来后放在了我的手里。

我转身看到弟弟,他手上有个装了饭盒的袋子,站在原地晃啊晃,我没有奢求他帮我拿袋子。

上车了,一般我们俩都喜欢靠窗坐,一人一边,我把明天的早餐放在车上,还得摆好不然会倒,然后我转身对弟弟说:“你往那边上吧。”他走去那边的时候说:“你进去会死啊。”

我接着说:“是啊,是会死。”

我大概是真的想死吧,我只是不想跨过食物,他昨天在外面玩了一天,今天中午才回来,他累他不高兴。

难道我很高兴?我知道我不能怪他,他还小,对啊。

反正,该死的是我。

爸爸也不会帮我,我也知道啊,他的爱向来只给妈妈。妈妈的爱只给弟弟。很多时候我觉得我就是看着不说话。

从小我就知道啊,谁爱谁,谁不爱谁。学不会爱,也不想结婚,妈妈希望我以后幸福,可是我不想拖累别人。我像个神经病。

想过自杀,可是妈妈更可怜,她应该比我更能理解这个家的悲伤,看着弟弟和爸爸堕落,而我这就只能这样,她很乐观,不然早就没有希望活不下去了。

我活着的理由大概是为了孝敬父母,准确来说是孝敬我妈妈,妈妈还是能让我感觉到一点爱的。

我希望她一直开心快乐,我想她活久一点,我想满足她的愿望。

我大概是为了他们活着的吧。

-------------------

说是失败的人才会整天抱怨,整天诉说自己的悲伤只会让自己能难过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