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可以吻我吗

Cool wind in my hair

困顿

凌晨5:00

睁开双眼,好似眼前一片血红的藤攀缠绕,眼珠涩涩发痛,窗外一片惨淡。
乡下的夜晚也是真正的夜晚,像是把一瓶尚未兑水的稠墨泼散在天空,而我们,正好处于黑暗的正中央。
依照惯性,看完时间后我又闭上双眼,让那如墨的夜色把我再次吞噬殆尽,然而此起彼伏的公鸡叫并不能让我如意,几次之后我开始冥想。

早安

评论